流量的耻辱 司马南老板饶谨被指控暴力性侵

2021-12-21 18:02:03 来源:互联网
  我想先讲一个女孩的故事。  她叫伊藤诗织,1989年出生的日本姑娘,在纽约大学里学习的新闻和摄影,认识了前TBS电视台华盛

  我想先讲一个女孩的故事。

  她叫伊藤诗织,1989年出生的日本姑娘,在纽约大学里学习的新闻和摄影,认识了前TBS电视台华盛顿分社社长山口敬之。山口敬之在日本政界人脉广泛,也是首相安倍晋三传记的作者。2015年,这位前辈大佬邀请她去华盛顿分社实习,伊藤诗织没有应邀,回到日本、开始在路透社实习。

  半年后,伊藤诗织想要再赴美国工作,怀着试一试的想法发邮件给山口敬之,询问是否还有岗位。山口敬之回复,“当然有,来面谈吧,聊聊你的签证问题。”

  2015年4月3日,两人相约进餐会谈,山口敬之把她灌醉后,实施了性侵。

  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消沉与自我怀疑之后,伊藤诗织在朋友的鼓励下收集材料、前往警察局报案。当地警局,伊藤诗织至少复述了3次当天的细节,还被带警局内部一个类似于健身房的场所,躺在地板的软垫上,由警官将一个等身大的假人放在身上,模拟还原性侵现场、拍照记录。

  东京市警察局经过为期一年的调查取证之后,2016年,东京地方检察厅对案件做出证据不充分、不予刑事起诉的裁决。

  之后的9个月,伊藤诗织通过所有力量搜集证据,并在2017年亲身走到大众面前,公布全部遭遇;向山口敬之提起民事诉讼。当时,性侵之事已过去两年多。

  那之后,一个公众眼中扭曲的“诗织小姐”诞生,她和伊藤诗织有一样的面孔,但也仅此而已:“诗织小姐”是朝鲜间谍、是爱搞SM的肉食女、有政治方面的背景;“诗织小姐”在记者会上穿了头两颗扣子未扣的白色衬衫,看起来就行为不检点;“诗织小姐”被拍到一张在工作中微笑的照片,那性侵一定是子虚乌有,被性侵后她还能笑呢?是自愿的吧?

  伊藤诗织将所有这些遭受写成纪实作品《黑箱》,出版后各界反响强烈,成为日本Me Too运动的核心事件。黑箱有双重含义:性侵的案发现场,隔绝的空间,被称为“黑箱”,而揭开这个“黑箱”时,暴露出来的则是调查机构与司法体系中的更为巨大的“黑箱”。2018年,英国广播公司BBC把伊藤诗织的遭遇拍成纪录片《日本之耻》。

  2019年12月18日,东京地方法院判决伊藤诗织的民事诉讼案胜诉,判处山口敬之赔偿330万日元;驳回山口敬之控告伊藤诗织侵犯名誉的起诉;案件推动了日本议会对强奸法进行改革。

  2015-2019,伊藤诗织用四年时间,只身对抗日本媒体、社会、司法的重重壁垒;获胜之时,在法院外大哭。

  这几天,一个微博叫“清风明月醉酒眠”的姑娘正经历着和伊藤诗织类似的遭遇,没人知道她的名字,被指控对象很有名气——饶谨,司马南背后的真正大脑,包括李毅和金灿荣在内的几位“爱国”大V背后的操盘者。

  这姑娘指控饶谨假借工作之机,趁其不备对她强行搂抱,遭到强烈反抗后便开始霸王硬上弓。聊天记录里可以看出,饶谨告诉她具体的酒店位置及房间号,让她帮忙修改活动相关的文件。事情发生后,这姑娘在微信大骂饶谨,饶谨仅回复“还好吗”“对不起”“我那天很轻啊”及类似表情;最后,饶谨把她拉黑......

  这姑娘怒发聊天记录的原因是,饶谨让她染上了难以启齿的疾病,附上了各类病例单据。

  一天后,饶谨在微博上以“此信息不实”作为回应,晒出了自己的体检报告,称自己没有任何生殖系疾病。

  饶谨再发了一堆聊天截图,内容是女方夸赞他的。聊天记录的时间是被指控性侵之前,性侵是2020年5月29日,聊天记录是2020年1月和5月23日。饶谨其实想说一句话,是她主动贴上来的。

  性侵案发现场是个黑箱,黑箱困住了伊藤诗织四年——“诗织小姐”在记者会上穿了头两颗扣子未扣的白色衬衫,看起来就行为不检点;“诗织小姐”被拍到一张在工作中微笑的照片,那性侵一定是子虚乌有,被性侵后她还能笑呢?是自愿的吧?现在饶谨用这个黑箱,困住这个生病的姑娘。潜台词是“是你先夸我温柔的啊”、“是你在外婆去世后发微信给我的”。

  2015年性侵发生之后,伊藤诗织发邮件指责山口敬之,山口敬之回复:“我并不是趁你意识不明时与你发生关系。我当时也醉了。只是看到你这样漂亮的女人半裸着躺到了我的床上,于是就做了这样的事。我们双方都应该反省这件事,不应该单方面谴责我。”

  饶谨晒出聊天记录,和山口敬之的说辞一样恶心。

  网友没买账:“放几张女生舔狗兮兮的聊天截图出来,就能证明你没有实施强奸吗?换句话说,即使她对你有好感,就是已经默许了性同意了吗。你这就是洗牌作弊,避重就轻转移注意力!到底谁在说谎呵呵,笑死。”

  “饶谨提供的微信截图应是2020年5月23日所发。他想证明什么?以此证明女方爆料5月29日性侵不存在?”

  “性侵大部分来自熟人,遭遇性侵时该如何应对,我们却没有接受过相关的教育。性侵在哪个国家、哪个组织中都有可能发生,而组织会包庇手握权力的作案人,于是事实就被扭曲。这就是她写下这些经历的缘由,为了谁,为了读者和这个国家。”

  伊藤诗织的书出版后,《朝日新闻》评价了这段话,在此引用,希望这个生病的姑娘不被饶谨困在黑箱里。

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